2017奥斯卡入围影片导视

2017/2/13 10:44:13

1052

0

0

0

在今年第89届奥斯卡提名公布之时,美国社会刚刚经历了动荡。身上贴着保守标签的总统登临历史舞台。如果说欧洲电影体现着欧洲的哲学思想传统,以及前卫的艺术探索,那么美国电影则是资本、技术加政治。尤其是奥斯卡电影历来作为美国社会政治的晴雨表,它书写美国的历史、现在和未来,反映着美国当下的主流意识形态导向,并在此之上制造着“梦工厂”安抚人心的梦幻。今年奥斯卡的基调是是回归保守主义,制造梦幻。强调美国的主流价值观念,隐恶扬善,试图弥合分裂,抚慰创伤,重振爱国情怀,重织“美国梦”。

QQ截图20170207134003.png

《爱乐之城》
9部奥斯卡最佳影片的提名电影中,音乐歌舞片《爱乐之城》以共计14项提名追平历史记录,可谓先“声”夺人。影片具有此类型影片的标准范式,讲述了一对立志于演艺事业的青年男女在好莱坞的寻梦和爱情故事。音乐歌舞片在上世纪30年代的大萧条时代进入全盛期,它制造着歌舞升平,绚丽华美,梦境般的歌舞世界,给困境中的人们提供逃避现实的庇护所。新世纪以来,低迷已久的音乐歌舞片纷纷转变,力求更具思想性和艺术性,而非一味制造爱情神话和“精神鸦片”。如《黑天鹅》深入个体精神领域,融入惊悚元素;《芝加哥》结合犯罪,黑色电影元素,具有女性主义倾向。

《赴汤蹈火》

另一部提名影片《赴汤蹈火》作为融入西部片元素的强盗片类型,却一反类型片的惯例,深刻触及了当下美国的社会现实。影片讲述了美国德州的一对穷困潦倒的牛仔兄弟,他们无力偿还银行借贷,家族的土地即将被收走,于是踏上了抢劫银行的亡命之旅。两位老警察奉命一路追捕。片中的美国西部荒凉破败,人们消极绝望。银行像吸血鬼般榨取着他们的最后一点血汗。在这个被时代和国家抛弃之地,兄弟俩泥足深陷却无力摆脱,只能孤注一掷。

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
比起上述两部影片,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摆脱了商业类型片框架,以冷静写实的现实主义风格收获好评。和《赴汤蹈火》一样,它将视角同样对准了困顿的下层白人男性。影片中波士顿郊区的水电工李的生活孤僻苦闷,薪水只够住在地下室。一日他接到故乡曼彻斯特打来的电话,哥哥乔去世,嫂子早就改嫁,留下一个侄子等他抚养,然而昔日的伤痛往事让他无力回到伤心之地担起责任——因为他的大意,原先的家中失火,夺走了三个幼女的生命,妻子也离他而去。

《藩篱》《隐藏人物》

在白人主角的电影之外,还有四部少数族裔的故事。《藩篱》改编自百老汇舞台剧,影片场景单一,大段台词富于舞台感。影片中主人公特洛伊是位垃圾工,他生活贫苦,住房是弟弟参加二战被炸傻的补偿款所购。他年轻时曾是个出色的棒球手,却因为种族歧视备受阻碍,因此对黑人的出路持悲观态度。他粗糙、暴躁、固执、四处留情,但是本性善良乐观,有着自己的经历和隐痛,对妻儿也不乏深沉的爱。影片以一个黑人父亲的故事,书写的是“父之法”,隐喻着个体和国家的关系。黑人将自身主动融入了美国的历史和传统之中,呼唤着代代相继的国家认同。正如结尾处母亲对怨恨父亲的儿子的诉说,纵使父亲有千般不是,但他生养了你,把他能给的给了你。儿子需要接受血脉联系,理解与接受父亲,才能长大成人,最终也成为父亲。

《月光男孩》
《雄狮》和《月光男孩》则从国家主义的宏大叙述转入个人叙事。前者讲述一个儿时走失,被白人领养的印度裔男孩寻根的故事。他在生父母和养父母,东方和西方,贫穷的印度和富足的澳洲间辗转,思考着身份认同。后者以成长故事的形式,结合种族和性取向的主题,描摹一个生长在黑人社区的同性恋男孩的内心世界。

《血战钢锯岭》

从《海边的曼彻斯特》到《隐藏人物》都出现了美国国教——基督教的元素,强调的是这个信仰国度的传统价值观。而获提名的战争片《血战钢锯岭》可谓是天主教义指导下的美国主旋律战争片。导演梅尔·吉布森是好莱坞著名的宗教右翼人士,他在2004年拍出《耶稣受难记》,其反犹和种族主义引起公愤,事业随之一落千丈。

《降临》
《降临》凭借科幻片的宏远视野,最后将奥斯卡往进步主义上稍稍拉了回来。影片堪称科学理论和人物命运、剧作结构的完美统一。作为科幻片,它不渲染科技神话,反而肯定人文学科——语言学的价值,强调沟通理解胜过科技至上,工具理性和穷兵黩武的思维。片中外星文明的降临并不像许多科学家做的悲观预言,它们不带来毁灭而教给人类神奇的文字,让人类思想飞跃,并促使人类合作与共同进步,这对世界大同与人类未来做了乐观的预计。

分享到:

木子 (演员)

人生没有完美,但我可以努力接近完美!

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 评论服务协议

0 条评论

全部评论(0)

返回

©2016 xinpianbang.com 新片帮 版权所有 京ICP备17012813号